藍畑麇

Lonesome Prize

LONESOME PRIZE
中短篇
cp奇杰 ooc预警(;´Д`A
一直很想写奇杰(只吃不产心生愧疚
上次还是在小学的时候看的tv版Hunter
所以 小男孩们 真的 好好啊!

还有一些废话:
关于我们的小主角们キルや 和 ゴン,十二岁的他们实在是太美好了!一直觉得奇犽和小杰是一种友达以上 然后没发现除了彼此谁都提不起自己xing趣,除了对方没人能接自己的梗「微笑」,所以他们最后还是会回到彼此身边的(´・Д・)



/1/
/除了你以外不会还有其他人/
/no one else comes except you/

奇犽很久没有见过小杰了。

也并不是在世界树的一别之后就断了联系,而是两个人虽然在电话里无数次作了“「下次 _我们_ 一起去吃天空竞技场吃超大份牛排吧」”、“「米特桑说希望 _我们_ 一起去鲸鱼岛做客呀」”的、像这样的约定, 他们也心照不宣的没有再提履行诺言之类的后续。久而久之,也就似乎渐渐淡去了与对方聚在一起的意愿。
或许即使分别了,彼此之间的默契还是无人能及。可虽然奇犽从没有告诉过小杰,自己喜欢对方口中的 _我们_ ,但对现在的两个人来说,他也只能用“他和他”、“我与你”或者“他和我”这样的说法了。

「而 _我们_ 和 _他们_ 之间,未免也差的太远了。」

曾经可以肆无忌惮的用”我们“作为彼此每一段对话的开头,大概自己也只是有点太过 _寂寞_ 了,不然怎么总是想起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呢?

明明和亚路嘉在一起,

*明明不是一个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旦想起来,就非小杰不可呢。

这样的心意,在分别以后终于不可抑制的萌发成林、摇曳生姿,大剌剌的昭示着自己的不堪与懦弱。

可是,自己......想时时见到对方的心情,小杰他,
能够回应吗?
... ...
但那可是小杰啊,
奇犽忍不住晃了神。

而如果他现在在自己身边的话,一定会 说......

「---奇犽?奇犽!快点,你在想些什么啦!再不去修行的话,你可要比我落下了!

---欸,小杰 _我们_ 两个比最多半斤八两啊?`

---什么嘛,虽然奇犽很强,但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 _我们_ 等着瞧!

被挑战的一方笑了笑,他已经拿定好主意怎么把这个和自己抬杠的少年好好”欺负”一顿了————或许是在对方睡觉时把他不听话的头发拉顺。

拿起背包,他快步走向身高近似的少年。那个嘴里嘀咕不停的人回头看向他,碧绿的瞳眸随着身体不经意的转向,划过了一抹明亮的光彩。

咚、咚咚,
他听见一个人的心跳声猛然加速。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猛然加速。

银发少年眼神闪躲着落在对方一侧杂乱竖起的额发上————
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他垂眸,露出了一贯的猫弧笑。
他想起这样一头硬梆梆的——但在每次搭上对方的肩膀、每次对方亲昵的靠在自己背后,都是柔软的滑过肌肤的黑发,还剩下痒痒的触感——给人的感觉才更符合小杰的特色啊。

也太可爱了吧?

不对不对,他在想什么?不是打算要整蛊小杰吗?

恶作剧什么的、拜托,这可是自己的专长。

奇犽揉了一把自己炸毛的头发——它们正好凌乱的遮住了自己通红的耳根。掩饰的轻咳一声,奇犽落定飘忽的眼神,正好撞进了一对熠熠生辉的眼神。

哎,算了,他默默对自己说。

「杰·富力士和一头柔顺的黑发,这也太不搭了。」
「啊————奇犽你在干什么啦!我先走了哦,快点跟上!」
小杰隐隐感觉到同伴在自己身后嘀咕着什么——其实他对对方那点突然作祟的小心思一清二楚——「幼稚鬼,奇犽。」
他自己向前走着,也没忍住露出了笑容。

而那位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定义为小心思经常作祟的同伴终于脱离了突如其来的羞赧,甩甩头,毫不迟疑的迈腿向逆光的少年跑了过去。
“等等我啊喂!”
“...杰!”」
“...杰。”
一声脱口而出。
他愣了愣,飞快的回头确认了一眼。
身后没有人,
当然没有人了。

他现在是一个人。

在凌晨四点、陌生旅馆的一张床上,亚路嘉正沉沉的睡在身旁的床铺上,自己却傻兮兮的回忆过去。

该去修行了。
他百般无聊地翻过身,看见枕边的手机依旧安安静静的处着。
「啧。」
少年皱紧的眉头缓缓松开,
又在一片黑暗中合上了眼。

彻底陷入回忆。